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百合图库 > 正文

中国民营航天迎来“兴奋期”

  1. 添加时间:2019-09-06
  2. 文章来源:未知
  3. 添加者:admin
  4. 阅读次数:

  8月14日,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传来消息,民营商业航天创业公司千乘探索自主研发的“海创千乘”号卫星已顺利完成发射前的全部测试工作,计划近日搭乘捷龙一号遥一火箭发射入轨。据悉,这颗卫星是目前民营商业航天创业公司自主研发的最大卫星,重达65公斤,也是创业公司研发的首颗具备遥感和通信“双功能”的卫星。近年来,不少风投公司将目光投向方兴未艾的民营航天公司。民营航天的商业价值和市场空间究竟有多大?

  卫星未上天,就已有客户千乘探索创始人兼CEO苗建全日前对《环球时报》记者披露了这颗“最大”卫星的一些细节。虽然被媒体称为 最大卫星, 但苗建全表示,没有任何一家公司会单纯把重量作为一个目标,“我们是需要按公斤给火箭付费的。”他更愿意把这颗“重达65公斤”的卫星形容成规模最大,即为了实现最多功能、满足各种指标而使卫星重量变大。“在达到同等指标之下,我们这颗星反而相对来说还是轻的。”苗建全强调,“海创千乘”号卫星是目前没有政府背景、中科院背景、上市公司背景,完全靠创业团队从零研制的最大卫星。“海创千乘”号将与后续19颗卫星组成的千乘星座,组网发挥威力。在此之前,该卫星也将具备部分服务功能。据苗建全介绍,民营卫星与“国家队”卫星最大的区别是,后者要先研发好再进行推介,而民营卫星最大的特点是在研制过程中就已经把用户的需求结合进来。“虽然‘海创千乘’号还没有升空,但现在已经有很多用户在做地面系统的调校部署了。换句话说,这颗卫星还未上天,就已经有了明确的数据服务客户,相当部分的服务费也已经到账。”苗建全表示,该公司的定位不是制造商,也不是售卖卫星数据的数据分发商,而是基于卫星获得的数据为用户提供数据处理等业务的信息服务商。虽然中国民营航天和体制航天基本沿着差异化市场定位,属于不同赛道,但它们都要面对航天事业的高风险。此次“海创千乘”号卫星将搭乘我国首枚专门用于商业航天发射的捷龙火箭上天,卫星在被火箭送入轨道后,仍需自主完成一系列动作和流程。苗建全坦言,“航天发射有风险。为确保第一颗卫星成功,有些系统我们做了冗余备份,为此也增加了额外的重量和成本。”风投为何看好民营卫星据了解,千乘探索的投资者包括小米创始人雷军个人的投资平台顺为资本。一位从事互联网科技创投行业的资深人士告诉记者,近年来,不少风投公司把目光投向民营创业卫星公司。“这都是一个圈子,造车,造卫星都算是互联网科技的产物。”天奇阿米巴领投了国内卫星公司九天微星的A轮融资。天奇阿米巴资本管理合伙人魏武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风投公司看中民营卫星公司有几个重要原因。首先,从风险投资的角度来说,卫星无论从数量和应用场景上可开发的潜力都很大。相比之下,民营火箭公司的延展性会差一点,因为每年订单总量是有限的,最后还可能陷入价格战,拉低火箭公司的利润率。民营卫星还有两大稀缺性。一是太空轨道上有限的位置,这是有稀缺性的。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资源就是卫星和地面通信必须使用的无线频谱资源。目前,全世界的卫星轨道和频率均由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ITU)统一管理,ITU只接受成员国的申请。任何企业想运行商业卫星,都必须先向所在国家提出使用卫星轨道和频率资源的申请,再由该国电信主管部门向ITU提出申请。“频谱资源可能再过10年到20年就会枯竭。”此外,卫星拍照后,要把图片传回地面处理。这就要求有地方储存海量数据,有足够的数据处理能力来“识别”这些图片,这些都属于卫星服务产业链的环节。据介绍,卫星主要分导航定位卫星、遥感卫星和通信卫星。导航卫星只可能由“国家队”来做。通信卫星需要先组网才能提供服务,所需前期资本投资巨大。所以目前大部分民营公司都专注在遥感卫星领域。过去,卫星通常发射至地球同步轨道,如今微小卫星只需发射至离地面1000公里左右高度的低地球轨道,护民图库118图库如果创客们选准方向、经营得当,,这不仅降低了发射成本,也让卫星通信的传输损耗更小、延时更短。魏武挥告诉记者,在遥感卫星服务领域,目前政府客户需求很大,比如气象服务和农业服务。在商业领域,保险公司需要这种服务来预判一些信息,从而调整保险策略。所以,从20年的时间维度看,风投会比较看重卫星服务这样一个稀缺性资源。”随着科技发展,未来卫星可能会有更科幻的应用,比如太空挖矿和太空实验等”。根据《2018年微纳卫星市场预测报告》,去年全球有超过300颗微纳卫星发射升空,预计未来5年仍将发射2600颗,超过70%用于商业卫星运营,对地观测、遥感卫星和通信卫星将快速增长。民营火箭的未来市场民营火箭公司星际荣耀7月25日首次成功发射火箭无疑给民营航天产业打了一针兴奋剂。事实上,这并非中国民营火箭的首次飞天尝试,与星际荣耀同处第一梯队的另外两家头部企业“蓝箭”及“零壹空间”在星际荣耀之前就尝试过运载火箭的发射,但都未能取得成功。据业内人士透露,在经历前两次失败后,国家层面对民营火箭的发射格外重视,在一些审核标准、审核流程上十分严格。“对于中国是不是需要民营火箭公司存在很大争论。”航天技术专家黄志澄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民营公司承受的压力很大。这次成功发射证明,民营火箭公司至少在技术上是过关的,中国民营火箭也因此得以允许继续往下走。”与航天领域的“国家队”不同,民营火箭是由民营企业研发、设计、制造并发射的商业火箭。中国的民营火箭起步于2014年。目前已有十余家民营火箭企业。“民营火箭可以作为国家航天的有益补充,”星际荣耀负责人、董事长毛洪涛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国家的重大任务、面向大系统大工程的任务肯定由‘国家队’来承担,民营火箭在一些面向商业市场、更加追求经济效益的中小卫星领域则有很大空间。”蓝箭航天动力研发部项目总指挥葛明和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民营火箭不用去追求特别高、特别难的技术,就做经济实用的火箭来发射商业卫星就可以了。”《环球时报》记者曾两次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现场观摩民营火箭发射,与国家队火箭发射不同,民营火箭发射不需要使用基地内的发射工位和塔架,只要在一片开阔地上竖起就能发射。有专家认为,未来在深空探测乃至载人航天、空间站等“国家队”主导的主场,民营火箭在时机成熟时也可助力。蓝箭航天技术负责人蔚莱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以蓝箭的 “朱雀二号”液氧甲烷火箭为起点,该公司未来有望为国家队在具体太空任务中提供“能力补充”,包括将来协助国家队完成向空间站输送物资、火星登陆等任务。“既有分工又有竞争,”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航天三江集团公司型号总设计师胡胜云在今年两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将来我国航天事业发展得好,民营火箭与国家队之间可能会存在一种合作式的竞争。“事实上,从我国航天事业发展的角度来讲,我们也希望这种竞争。只有通过良性竞争,技术发展才会更快。”

上一篇:55887现场开奖但又害怕他又伤害你。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中特跑狗图| 开奖记录| 天机报ab彩霸王五点来料| 铁算盘| 55677品特轩| 静心阁四肖中特| 特码| 管家婆马报今期资料| 搜码网| 挂牌藏宝图|